21 十一月

看,美联储怂了。自 O T T.CA

 

 

摘要:

美股接连两日惨遭血洗,承接上周跌势。不少分析指出,市场似乎正在动用独特的力量,逼迫美联储尽早“投降”。野村证券跨资产研究主管Charlie McElligott指出,美联储已经低头,上周微妙的信号表明,至少有效移除了一次加息预期。

周二美股再遭血洗,三大指数盘中一度齐跌超2%,并完全抹去年内涨幅,标普500指数再一次跌入技术位盘整区间。不少分析指出,市场似乎正在动用独特的力量,逼迫美联储尽早“投降”。

野村证券跨资产研究主管Charlie McElligott指出,美联储“已经在每个人面前低头了”。上周,在参加达拉斯联储组织的活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未来美国经济与加息路径展望释放出微妙信息。

鲍威尔暗示出了2019年暂停加息的条件,即美国经济将面临三大阻力:全球需求放缓、财政刺激消退,以及加息对经济的滞后影响。

鲍威尔表示,美国楼市增速放缓,以减税和增加财政支出为主要形式的财政刺激可能从明年起逐步消退。美联储的目标是保持经济增长,同时保证通胀受控和确保金融稳定。

“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我认为,我们要采取的路径是非常小心地审视市场、经济、商业联络人如何回应货币政策。

我们的目标是延续美国经济复苏,并且保持失业率和通胀处于低位,这是我们考虑问题的思路。

但是全球发生了什么也非常重要。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增速的温和放缓,去年全球经济协同复苏为美国经济提供了重要推助力。今年这种协同增长一点一点退场,尽管还是坚实的增长,但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有一些放缓,这一点令人担忧。(或译为“关切”,英文原文是:it is concerning)

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放慢,一个风险来自国内的财政刺激作用消退,另一个挑战来自美国经济持续超过全球其他地区,给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压力,可能来自更强劲的美元。”

实际上,多名美联储高管最近在公开讲话时释放出类似信息: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Richard Clarida称,近三年的加息已令美联储的短期利率接近中性水平,这将成为未来考虑货币政策的一个关键因素,未来加息将取决于经济数据;明年FOMC票委、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也强调:“我们现在处于需要特别依赖数据的时刻。”

野村证券跨资产研究主管Charlie McElligott认为,10月初鲍威尔还认为“远未达到中性利率”,不仅暗示还有更多次加息,也代表加息至限制经济增长水平的可能性较高。但上周五副主席Clarida明确表示“加息到中性利率为止是合理的”,至少有效移除了一次加息预期。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仅承认了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三大核心挑战,也着重强调了市场回应在货币政策制定过程中的重要性:“美联储会继续监控金融状况,我们不得不思考还能加息多少,以及加息的幅度与节奏。我认为,我们要采取的路径是非常小心地审视市场、经济、商业联络人如何回应货币政策。”

如果美联储突然“认怂”,即对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态度发生转变,美国资本市场谁是最大输家和赢家呢?McElligott的观点如下:

美元最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之前的推助因素来自美国财政刺激、利率差异、美国经济强势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差别、鹰派联储等,到2019年全部都会很明显地消退。这也代表,投资者可以去做多今年饱受折磨的欧元、新兴市场和大宗商品了;

美债收益率曲线将重新陡峭化。主要是因为市场嗅出了经济降温的味道,进而从短债端移除了加息的可能。如果是因为感知到“增速放慢”而将宏观背景归类到“前经济衰退”时期,收益率曲线陡峭化代表,近期美股投资风格改变在2019年将得以强化;

明年美股的投资风格会转向价值股(Value)、高质量股(Quality)和低风险,而不再是成长股(Growth)和动能股(Momentum)。 背后原因是投资者的心理发生转变,从此前的“风险偏好”(经济增速快于货币紧缩的速度)变成“风险厌恶”(货币政策收紧到经济增长放缓的地步)。

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指出,美联储的口风上出现微妙变化,这些变化在于:更加强调要看数据,同时透露出在实现中性利率之后政策决定上会有一定灵活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传递出的信号在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就可以开始期待美联储改弦易辙。Ahya指出,在全球经济持续增长的背景下,正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Ellen Zentner预计,美联储会保持目前的加息路径,直到利率升至它所认为的中性区间,随后才有可能暂停加息,而这要在今年12月以及明年3月和6月这三次加息之后才会发生。

◎来源丨 华尔街见闻